风雨抗癌路 ——记一位胰腺癌患者家属的不离不弃

时间:2023-03-14点击数:1546次作者:江佳珈

“听到确诊的消息,我人都要晕过去了。”
      陈阿婆(化名)在我院介入与微创外科病房里边削着苹果,边对查房护士说着过往的经历,病床上躺着她的老伴陈阿公(化名)。
      两口子风里来雨里去,吵吵闹闹过了大半辈子。如今生活条件好了,还没等阿婆憧憬以后的夕阳生活,老伴却确诊为胰腺癌肝转移。
      这个确诊犹如晴天霹雳,阿婆在得知消息的那几天饭都吃不下,背着老伴偷偷抹泪。但她很快坚强起来,说要带老伴去治疗,哪里医院好,就去哪里治。
      “多吃水果,有营养。”阿婆说着把削好的苹果塞到老伴手里。

结发为夫妻,恩爱两不疑
      只要有一分希望,不管医院在哪里,阿婆说背也要把阿公背过去治疗。两年来,阿婆一直四处打听哪里的医院治疗胰腺癌效果好。
      阿婆不识字,就找亲戚问,听说杭州邵逸夫医院医生医术好,她就带着阿公去做了几次手术;打听到四川肿瘤医院做tace手术效果好,她又带老伴去四川。
      医院里,阿婆一个人带着阿公,一个一个医生护士问过去,从挂号缴费到住院开刀,阿婆紧紧陪着阿公,寸步不离;在机场,同行的儿子争着要给他们买机票,但阿婆就是不准,说她还有些积蓄,不用儿子的钱。
      除了西医,阿婆也托人打听中医,两三百元一帖的中药每次一开就是十几帖,每日给老头子煎服,没了就再去开。
      两年来,阿婆陪着阿公天南地北四处求医。她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老头子赶快好起来,晚上常常做梦都梦到老头子的病治好了。
      然而,阿公的治疗效果不太明显,经常痛得吃不下饭,病情也逐渐恶化,甚至有一次直接在医院呕血,吐了阿婆一身。
      “我当时用脸盆接的,吐了好多血。”阿婆回忆起那次情景,眼睛微微泛红。
      阿公的性子本来就倔,在病痛的折磨下,脾气就更不好了,经常因琐事和阿婆吵架。有一次阿公在病床上放视频,阿婆让他声音轻点,别影响到隔壁病友,但阿公就是不愿意。两个人一来一去就又吵了起来。
      “吵了大半辈子,也习惯了。这要是没人吵,心里空落落的,不舒服。”阿婆拧干毛巾,递给阿公擦手,眼里满是溺爱。

不抛弃,不放弃
      在阿公入我院治疗前,身体和精神状态很差。在病痛的折磨下,他对治疗有些抵触情绪,不是把中药倒了,就是不想坐飞机去四川治疗。连家里人也动摇了,犹豫着要不要放弃。
      只有阿婆坚决不同意:“不放弃,老头子能好起来的。”她说那天老伴儿发脾气,她没有跟以前一样跟他吵,而是打电话找人问哪里的医院可以做介入治疗。

机缘巧合之下,阿婆找到了台州市肿瘤医院。当时正值疫情期间,阿公因感染新冠入我院治疗。阿婆在与医生闲谈中打听到我院开设了介入与微创外科,而且有杭州专家坐诊,在这里也可以做tace。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阿婆又开始四处打听介入与微创外科的专家号。得到亲戚朋友肯定的答复后,立刻让儿子帮她预约了我院介入与微创外科副主任医师张凯的号。

治疗很顺利,现在阿公眉头舒展,精神饱满,气色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治疗效果超过了阿婆的预期,她很高兴,电话跟亲友打了个遍,直夸我院医生医术好,以后再也不用花好几万买机票去四川了,在家门口就可以做治疗。 
      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,阿婆仿佛年轻了十岁。
      如今,阿公在我院成功进行了第二次手术,阿婆忙里往外,寸步不离。
      抗癌是一条漫漫长路,不仅要患者自己咬牙坚持,陪伴者也要一同前行,互相鼓励。人们常说最美不过夕阳红,在介入与微创外科,这对“夕阳红”互相陪伴,温馨又从容。
      编辑:郑昕